极地跨越–前方报道

从机场至圣地亚哥市里,一个小时的路程。坐在车上向两边望去,没有漂亮的风景,也没有风格特别的建筑,即使快到城里也没看到远处有什么高楼大厦。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路边连成一串的足球场,一路数来一共有十三个,踢球的都是些少年和青年。

智利有人口1500多万,圣地亚哥就占了500万。狭长的领土南北长4000多公里,东西平均180公里的宽度,最窄的地方只有几十公里。有人说,就是由于它的国土象根辣椒(西班牙语辣椒的谐音)所以叫做智利;也有人说,这里过去有一种鸟,叫起来吃力,吃力,所以取名智利。但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人去追究哪种说法更准确。

走进圣地亚哥城,看去也没什么特别,没有太多高大的楼房,一般也不过十来层,而两、三层的小楼到处都是,这是因为圣地亚哥处在地震带上。经常发生的地震使得这里古老的房子已经所剩无几,克雷斯蒂安专门带我们来到处于大学区中心的教堂,这座教堂是圣地亚哥最老的建筑之一,据说有200多年的历史。但如今这里已不能称为教堂了,没有了房顶,墙壁倒塌得参差不齐,四周几十处用木柱支持着墙壁,在一片新房屋中显得格外刺眼。我想作为地震的纪念物保留下来,一定是来圣地亚哥的游人必到之地,因为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什么博物馆。地震使得圣地亚哥显得低矮而杂乱,据说,这个城市只有两座高楼,一座是万豪酒店,美国人开的,有四十层;另一座是电讯公司大楼30多层。不过,显得特别的是,圣地亚哥稍高一点的楼大部分顶部都呈金字塔形,一层一层收进去,这大概也是为防震而形成的特殊设计。

休整一天,与中国驻智利大使馆取得联系后,我们的队伍准备分兵三路开始我们的拍摄活动。一组人北上拍摄公路和丘基卡马的铜矿等内容。智利以产铜著称,产量居世界第一位,据说,智利的铜产量会直接影响伦敦期货市场铜的价格。丘基卡马铜矿,是世界最大的露天铜矿。另一组由总导演亓克君带领飞往智利最南端的蓬塔,作进入南极的准备工作。而另一组则留在圣地亚哥,拍摄节目和准备接车。我们的六辆越野吉普,在11月3日已从天津港装船运往智利,途中近50天,本月18日将到达智利的圣安东尼港。

传说当年有一队西班牙人,149个男人和1个女人,被马普契人围困在这个城堡中。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所有的男人都感到束手无策。首领的情人,他们中唯一的女性,想出一个恶毒的办法,把所有被俘的马普契人的头和手都剁下来,挂在城堡的门上。结果马普契人被吓得退却了。从此,冲开了西班牙人大开杀戒的道德防线,在以后的几百年,马普契人几乎被赶尽杀绝。今天智利已很难看到真正的马普契人,只有在维拉利卡(智利南部)还有一个马普契人的村落。

殖民主义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一个怪胎。作为征服者在推广他们认为先进的文明时,无论是政治的还是宗教的,往往使用的是最野蛮、最反文明的暴力、奴隶制和蛮横无理。而他们作为统治者,又将自己的文明带给那里,以毁灭别人的文明,来获得自己的满足,无论是心理的还是财富的。这是一个强者为王的哲学。昔日小小的西班牙、葡萄牙,就是依仗自己有世界强大的船队,才敢以经纬度来划分新大陆的领地。后来的英、法、德,也正是依仗自己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炮,才敢于去向中国、印度这样的大国提出领土要求。从那时起,这种用先进的文明普渡众生的虚伪和病态心理不仅破坏了文明的多元化,而且种下了世界不安宁的种子。今天的强权政治,今天的种族冲突,以至于今天的9·11事件,使人类文明的生态环境变得日益恶化,其祸根大概就在于所谓先进文明的虚伪与病态。人类是需要反思了,特别是那些强者。

圣地亚哥没有什么古迹,连也设在原来的一个印钞厂里。但是它的是开放的,游人可以随便进入参观。我们的摄制组和守门的警卫(这里没有军队守卫)说了说,就长驱直入到各国使节向总统交国书的大厅。

智利实行民主政治始于1992年,那年皮诺切克的军政府被推翻。1975皮诺切克军事政变赶走了原来的总统阿连德,开始实行独裁统治。皮诺切克时代实行严厉的政治管治,打击反对党,据说曾有三千多人失踪或被暗杀都与他有关,为此几年前闹出了全世界关注的引渡事件。1998年,皮诺切克去英国治病,结果被引渡回西班牙受审,后来经过漫长的官司,在去年回国。据说现在被软禁在家,以了他的终身。但是,皮诺切克时代却实行开放的自由经济,使智利从拉美穷国,变成了拉美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近二十年经济增长率都在百分之七、八。直到现在智利都在延续皮诺切克时代的经济政策。所以在智利,皮诺切克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政治独裁,经济开放,也成为政治学的一个研究课题。

在四个女婿中,我可以感觉出老人家似乎更偏爱我,尽管他从来不说偏爱谁的话。记得这次出发前我去医院看他,老人家执意要起来,坐在沙发上他静静地看着我(那时老人家已经不能说话了),仍然是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我说着安慰他的话,便急急告别上路了。现在我才可以理解到老人有当时是要忍受多大的痛苦才能走下床,才能挂上脸上的微笑。为了让我能够安心的走,他忍受了。

老人家已经住了四个月的医院,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走的那么急,否则我一定不让老人家下床,否则我一定不会走得那么快,否则我……一切否则都已经太迟了,我后悔过去我为他做的太少,后悔最后也不能为他送行。只能以这些文字与他作最后的告别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paraguaymoney.com/,阿斯科利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